• 世界杯期间在家撸串的正确姿势-热门标签-华商网数码 2019-06-18
  • 了解互联网金融诈骗手法 提高防范意识 2019-06-17
  • 青海甘德县:把党的十九大精神送到牧民群众家门口 2019-06-17
  • 组图:王治郅正式从中国男篮国家队退役 2019-06-16
  • 南风股份股权质押爆仓 实控人失联留下官司一堆 2019-06-14
  • 全国首套房贷款利率连续17个月上升 2019-06-14
  • 让个体诚信有力推动社会诚信 2019-06-13
  • 湖州师院志愿者:携手弱势群体共谱青春乐章 2019-06-13
  • 人傻有人爱,人聪明有人恨,人愚笨有人笑,人痴有人关心,不是每个人的命运都一样的 2019-05-15
  • 董卿白岩松朱广权 看看央视主持人大学就读啥院系 2019-05-15
  • 河北省124名残疾考生获204项合理便利 2019-05-10
  • 联播快讯:国务院安委办约谈辽宁省人民政府 2019-05-10
  • 中国石化:拟发行可交换公司债 募资不超500亿元 2019-05-07
  • 这支神奇冰岛队里都是邻居 扑出梅西点球的门将还是导演 2019-05-06
  • 聂荣臻:新中国国防科技事业的奠基者 2019-04-19
  • 燕赵20选5走势图 > 穿越小说 > 岭南宗师 > 第一百五十三章 讨命到家不退步

    燕赵福彩20选5今日开奖: 第一百五十三章 讨命到家不退步

      如果说之前的合作,是为了营救被扣押的留洋学生,那么如今学生们已经得到释放,宋真姝仍旧要帮助陈沐,硬搅入这趟浑水,又是为了什么?

      面对这个问题,宋真姝沉默了很久,最终还是开口了。

      “陈英已经不在了……你……你就要好好活着……父亲若是干脆一些,不去反对姐姐与陈英的婚事,或许你我此时已是一家人了……”

      “无论如何,姐姐为了陈英,似乎已经立志终生不嫁,在她的心中,已经将陈英当成了她的丈夫,那么,我帮你也就不需要理由了……”

      宋真姝也算是坦诚以告,陈沐的心情却有些复杂,能与宋真姝拉近关系,是让人愉快的事情,但这种亲近是建立在陈英与宋真媛的基础上,而不是他与宋真姝,这又让陈沐感到有些不快。

      无论如何,陈沐也没太多时间来考虑这些,他想了想,还是朝宋真姝道。

      “照你的说法,你帮助我,确实已经不需要理由,但因为这层关系,我也不能让你身陷险境,海阎罗是个极其凶狠的人,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,咱们没法子用常人的想法来揣测他……”

      “所以你留在这里,会非常的危险,我希望你能尽快离开……”

      宋真姝笑了,笑得有些娇媚,又有些调皮,仿佛一个大姐姐在调侃一个小弟弟一般,眸光极具侵略性。

      “你在关心我?”

      陈沐的脸顿时红了起来,但却嘴硬地回答说:“你关心我,我也关心你,这不是应该的吗?”

      宋真姝仿佛在看着一个涉世未深的可爱男孩子,眯着好看的双眼。

      “嗯,是应该的,那你多关心关心我,不过是以后,而不是现在,如果我现在弃你而去,姐姐不会原谅我的,我留下,你不必再说了?!?br />
      她表现出大姐姐一般的强势,陈沐竟然没再反驳,也不忍再反驳,因为他打从心里喜欢宋真姝那强势大姐姐的一面。

      陈沐的心中充满了愉悦,这种情绪让他变得温暖,整个人都陷入一种困乏的状态,就仿佛吃饱喝足了想要打个瞌睡。

      “我要睡一会儿,不知道海阎罗什么时候会来……”

      “那你就放心睡,我就在隔壁等着?!彼握骀酒鹕砝?,走了出去。

      陈沐带着微笑,就这么睡了过去,但仿佛只是闭了闭眼,也就醒来了。

      毕竟海阎罗随时会来取走他的性命,他也不敢沉睡。

      只是陈沐没想到,这一闭眼,竟是漫长的大半夜已经过去了。

      房外时不时传来一些脚步声,以及极其压抑的咳嗽声,亦或者是搓手的声音。

      陈沐的力气恢复了些,但伤口仍旧疼痛,似乎在愈合,有些发痒。

      他硬撑着站了起来,走到门前,推开门来,便见得杜星武等人都守在了门口外头。

      此时的天气很冷,阴雨虽然停了,但夜间的清冷更加的刺骨。

      周围的灯笼都挂上了,将门前庭院都照得通亮,想来也是担忧海阎罗会突然袭杀。

      “我应该自尽于城头的……起码还能守信,保留最后的尊严……”陈沐喃喃自语,颇有些愧疚。

      杜星武正要劝解,不远处却传来一道声音:“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?!?br />
      听得这声音,所有人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,顿时都紧张起来!

      海阎罗吱呀一声推开了院子的门扇,仿佛远走他乡多年的游子,回到了故乡的家一般。

      海阎罗肆无忌惮地走进来,径直走到了陈沐的面前,将背后的布包打开,里面竟是陈沐的长短双刀!

      他将双刀轻轻放在地上:“我给你最后的机会,保留你最后一丝尊严?!?br />
      杜星武已经护在了陈沐身前,他摇了摇头,根本就不等陈沐回答,直面海阎罗,摆开了一个架势。

      “尊严是自己的,保住性命,才是最大的尊严?!?br />
      海阎罗瞥了杜星武一眼,也只是嗤笑道:“若论功夫,我确实不如你,但你不懂杀人,也不敢杀人,最终死的还是你,退下吧?!?br />
      杜星武却是不信,往前三两步,双手如分浪,迷惑敌人,而后长拳直冲,打向海阎罗!

      海阎罗没有后退,更没有与杜星武交手,他只是从后腰抽出一物来,往前一递,杜星武已经停了下来。

      因为海阎罗手里,是一柄锯短了枪管的燧发火枪!

      这火枪看着很老,但保养极好,木柄光滑圆润,仿佛老僧手里把玩了几十年的念珠一般。

      “我说过,若论杀人,你不是对手,只要能杀人,甚么手段我都会用的?!?br />
      杜星武此时才明白陈沐早先对海阎罗的评价,这个人不是单纯的武者,他是纯粹为了杀人而活着的!

      “这样不合规矩?!倍判俏淙跃捎行┚笄?,对海阎罗很是看不起。

      海阎罗却一点也不在乎:“杀人本来就有违天道,是最不合规矩的事情?!?br />
      见得杜星武不愿退开,海阎罗也不啰嗦,将火枪的叩针推了上去,朝杜星武道:“你再不让开,死的可就不单单是这小子了,说到就必须做到,这才是为人之道?!?br />
      杜星武扭头看了看陈沐,陈沐也走到前头来,将杜星武轻轻推开到一边。

      他捡起了长短双刀,朝海阎罗道:“我的仇才报了一半,还不能自尽,想要我的命,要劳烦你自己动手了,你也同样背负着血海深仇,将心比心,可以理解吧?!?br />
      海阎罗点了点头:“可以理解,但不得不杀你,放心,我的刀很快,不会给你太久的痛苦?!?br />
      他将火枪收了起来,下意识摸了摸腰间的刀柄。

      陈沐深深吸了一口气,仿佛要将天地间的空气都抽干一般,又仿佛临死之前的最后一口气,只要保住这口气,就有回魂的力气。

      双刀在手,陈沐不得不再次为自己的生存而拼命!

      孙幼麟站了出来,他同样抽出长剑,朝海阎罗道:“我不能讲规矩地看着你们一打一,我选择跟着他做大事,若他死了,我就闲了,我不能闲,所以不能看着他死?!?br />
      海阎罗看了看孙幼麟,却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,点了点头道:“理由很充分,也合情合理?!?br />
      芦屋晴子也站了出来,抽出倭刀,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站在了孙幼麟的身旁。

      海阎罗看了看那柄倭刀,又看了看芦屋晴子,也有些讶异:“没想到啊,芦屋家的后人竟然会出现在此处,可惜了……”

      晴子没有回答他的话,只是轻轻吸了一口气,做好了战斗的准备。

      而此时,旁边那间屋子的门突然吱呀一声打开,露出半个“大猫”的头。

      它的双眸在夜色的笼罩下,散发着摄人心魄的荧光,猫科动物特有的那种野蛮臊味,以及眼珠子特有的光照现象,也让海阎罗一脸的诧异。

      借着走廊处的灯笼,大黄猫半推开的门后头,房间之中半坐着一个赤着上身的痴肥少年人。

      看起来很老相,但给人一种很年轻很稚嫩的观感,他的双眸没有了呆滞,只是盯着海阎罗。

      宋真姝也从房间之中走了出来,朝海阎罗道:“我是宋家的女儿,我的祖父宋高露在福建当户司长官之时,对你家是有恩的,如果你果真是张家后人,应该记得这份恩情?!?br />
      海阎罗第一次展现出敬意来,朝宋真姝点头行礼,而后说道:“原来是宋恩公的后人,我自是记得,但报恩也要一码归一码,宋家的恩情我会还,但这个姓陈的小子答应了要死,就必须死!”

      宋真姝皱着眉头,朝海阎罗道:“又何必呢,即便如此,你也走不出这院子,难道你宁可为了一桩买卖,而失去性命?你若死了,谁来替你报仇?”

      “你做杀人的买卖,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报仇雪恨吗?为了一桩买卖而彻底失去报仇的机会,会不会太过不值?”

      海阎罗摇了摇头:“这些人想要留住我容易,想要杀死我却不太可能,他们还不够班……”

      海阎罗此言一出,墙角处的黑暗之中,突然走出一个人来。

      “他们不够,但我够?!?br />
      打从擂台结束之后,便一直没有露面的杨大春,终于是回来了!

      杜星武是不会杀人的,但杨大春不同,他可是个不折不扣的杀人狂!

      海阎罗仿佛感受到了同类的气息,看着渐渐展露出真身的杨大春,也不由感慨道:“此地也果真是卧虎藏龙,没想到你小小年纪,竟收拢了这么多强人?!?br />
      “我若是你,只怕不出两三年,就把大仇给报了,真是让人眼红嫉妒啊……”

      杨大春开口道:“你不必嫉妒,只要你跟着他,不出三五年,你的大仇也能报了的?!?br />
      海阎罗笑了:“仇我自是要报的,我杀他,不就是为了报仇么?”

      杨大春将手里提着的布包丢了过来,布包咕噜噜滚了一路,散开之后,露出一颗人头来。

      杨大春到底还是做到了,唐廷芳的人头,便这么摆在海阎罗的面前,他的表情狰狞,充满了惊恐与难以置信,仿佛至死都不知道发生了甚么。

      “你的雇主已经死了,照着规矩,你们的买卖,也一笔勾销,你不需杀人,也不需退回佣金,不干活也能拿钱,这不就是人间最完美的事了么?”

      面对这样的提议,海阎罗有些迟疑了。
  • 世界杯期间在家撸串的正确姿势-热门标签-华商网数码 2019-06-18
  • 了解互联网金融诈骗手法 提高防范意识 2019-06-17
  • 青海甘德县:把党的十九大精神送到牧民群众家门口 2019-06-17
  • 组图:王治郅正式从中国男篮国家队退役 2019-06-16
  • 南风股份股权质押爆仓 实控人失联留下官司一堆 2019-06-14
  • 全国首套房贷款利率连续17个月上升 2019-06-14
  • 让个体诚信有力推动社会诚信 2019-06-13
  • 湖州师院志愿者:携手弱势群体共谱青春乐章 2019-06-13
  • 人傻有人爱,人聪明有人恨,人愚笨有人笑,人痴有人关心,不是每个人的命运都一样的 2019-05-15
  • 董卿白岩松朱广权 看看央视主持人大学就读啥院系 2019-05-15
  • 河北省124名残疾考生获204项合理便利 2019-05-10
  • 联播快讯:国务院安委办约谈辽宁省人民政府 2019-05-10
  • 中国石化:拟发行可交换公司债 募资不超500亿元 2019-05-07
  • 这支神奇冰岛队里都是邻居 扑出梅西点球的门将还是导演 2019-05-06
  • 聂荣臻:新中国国防科技事业的奠基者 2019-04-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