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省交通控股集团再调度推进高速公路前期工作 2018-12-04
  •   紫绫微微侧过身去,表情有点古怪的问道:“你这段时间跟郭佳妮见面了吗?”

      “没有,就通过一次电话,聊起了我被人枪击?!彼竞璩跚崆岚庾∽乡钡募缤?,想把她转回来面对着自己:“咱们能不能不要谈别人了?”

      “曹姐一直担心,郭正毅可能利用你跟郭佳妮的关系做些什么,毕竟你对郭佳妮太好了,舍生忘死的去弄解药?!?br />
      “实话实说,这个可能性完全是有的,郭正毅其人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——海上漂来木了鱼儿,浪荡江湖老梆子?!彼竞璩跻∫⊥?,非常无奈的道:“他这个人经的多见的广,心思深沉缜密,眼珠一转就是一个主意。我发现,不管什么事情,都能被他拿来利用一下?!?br />
      紫绫被司鸿初的这句话逗笑了:“那你怎么想?”

      “还能怎么办,只有走一步看一步,多加防备了?!?br />
      “不行!防不胜防!”紫绫立刻否定了司鸿初的想法:“你为什么不能跟郭佳妮断绝来往?”

      “如果因为郭正毅,我可以和她断绝关系,那么同样可以因为别的什么人或事跟你断绝关系?!?br />
      紫绫一瞪眼睛:“那怎么能一样?”

      “好了,不要说这些了?!彼竞璩跫僮坝行┥?,语气也提高了几分:“我不希望任何人干涉我的生活!”

      紫绫真的有些着急了,一脸的苦相:“可你这样下去会把曹姐给害惨了的!”

      “虽然说,跟郭正毅较量当中,曹姐暂时好像处于下风?!彼竞璩跛底?,微笑摇了摇头:“但有人要是想害曹姐,只怕也没那么容易?!?br />
      “那也不行!”

      司鸿初实在不想再多说什么,冷不防把紫绫摁倒在了沙发上,恶狠狠地瞪着:“还是说说咱俩吧,我只要看到你,口水就有三尺长,你说该怎么办吧?

      “不要闹了,司鸿初,我和你说正经事呢?!?br />
      “我说的就不是正经事了?”司鸿初说着,撩起紫绫的裙子,开始扒丝袜。

      紫绫把两条腿并得很紧,司鸿初费了老大的劲,才把丝袜连同小内扒到了膝盖附近。

      不过,如果紫绫不肯配合,司鸿初也没法再继续,毕竟这个女人厉害得很。

      司鸿初正准备伸手抚摸一下神秘花园,紫绫一下子用手捂了起来:“不行!”

      司鸿初拿开紫绫的手:“偏行?!?br />
      紫绫就是不肯配合,双腿闭得很紧,司鸿初什么都看不到。

      司鸿初无奈的哄道:“你把腿张开一些好不好?”

      “我今天心里烦,没心情做那事?!?br />
      男人只要性致来了,随时可以提枪上马。女人则是受心情左右,如果不去想那方面的事,也就不会有欲

      望。

      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,也就是为什么男人总被称作下半身的动物。

      紫绫看来今天确实没什么心情,可能姐妹的矛盾让她很烦心,也可能是忧虑曹珮如的事。

      可司鸿初却是火急火燎的,丝袜都脱下来了,如果就这样让她再穿回去,自己真是要难受死了。

      司鸿初用力想扒开紫绫的两条腿,稍稍用大了些力,紫绫立刻就叫了起来:“你弄疼我了!”

      紫绫的语气已经有点不耐烦了,如果强行做些什么,结果只怕要适得其反。

      司鸿初 把紫绫整个抱起来,随后翻个面。紫绫显然没防着司鸿初这么做,连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屁屁,却还是晚了一步。

      司鸿初抬起手来,“啪”的一下打在紫绫的屁股上,只见丰嫩的臀肉颤颤悠悠的,上面留下了一个通红的巴掌印。

      紫绫惨叫一声:“你干什么!”

      司鸿初用力压住紫绫的身体,紫绫的两条腿开始乱踢起来,司鸿初马上又是一巴掌。

      只要紫绫动一下,司鸿初就是一巴掌,最后紫绫不敢再瞎踢乱动了:“你……你竟然打我?!?br />
      “你是我的私有财产,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?!彼竞璩跛底呕?,把手按在紫绫的屁屁上,感觉皮肤柔嫩光滑,厚厚的脂肪更是弹性极佳。

      “你……你无耻!”

      “你要是再敢反抗……”司鸿初冷冷一笑,说道:“我就在你屁屁上刺字——司鸿初专用通道!”

      “变态!恶心!混蛋!”紫绫又挣扎了几分钟,大概也已经耗尽了力气,在司鸿初身下不再动了,只是嘴里不停地念叨着:“司鸿初你太坏了,就只会欺负我,有本事你去修理郭正毅??!”

      司鸿初一愣:“我要是这样对郭正毅……那可真是变态!”

      “那么你是不是很想这样对郭佳妮呢?”

      司鸿初轻轻把手伸到紫绫的身下,把她的屁屁抬起来了一起:“你说呢?”

     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已经很明显了,刚才只是餐前冷盘,真正的大餐这才刚开始。

      可也就在这种关键时候,手机响了,不是司鸿初的,而是紫绫的。

      司鸿初暂时停了下来,紫绫趁机大叫:“松开??!我要接电话!”

      “别接了!”

      “万一是曹姐……可能有重要的事情?!?br />
      司鸿初放松了一些,紫绫也不知道从哪摸出手机来,接起来听了一会,表情变得有些怪怪的。

      司鸿初随口问了一句:“谁???”

      “曹姐?!?br />
      “有什么事吗?”

      “她带着我姐和其他亲信去了东南亚,让我这几天安顿好自己?!弊乡弊防?,怨艾的直瞪着司鸿初:“事情有点奇怪……”

      “怎么了?”

      “我从来没听说,曹姐要去东南亚,好像是突然决定的?!?br />
      “也许她心情不好,想出去玩一下,又或许临时有什么事?!?br />
      “你不明白……”紫绫缓缓摇了摇头:“曹姐去的是柬埔寨?!?br />
      “那又能说明什么?”

      “提起柬埔寨的历史,你首先能想到什么?”

      “红色高棉?!倍倭硕?,司鸿初详细回答道 :“这是柬埔寨的前政权,号称要解放全人类,事实上却是一台杀人的机器。这个政权统治柬埔寨没几年,却害死了全国三分之一的人口。现在他们倒台了,遁入丛林演变成了一个恐怖组织,绑票勒索走私贩毒暗杀,几乎无恶不做?!?br />
      “我听说曹姐早年跟红色高棉打过交道,我怀疑这一次去也跟红色高棉有关?!倍倭硕?,紫绫意味深长的道:“我担心曹姐可能联合红色高棉对付郭正毅!”

      小时候在东北老家,老妈经?;岵贾靡恍┛翁?,让司鸿初自行查找资料阅读,然后做出总结性论文。

      老妈这样做,自然是为了培养司鸿初的知识面和分析能力,其中有一个课题就是红色高棉杀人机器。

      简单地说,华夏曾经支持过红色高棉,不过红色高棉在华夏境内没什么势力。如果曹珮如联合红色高棉,那就是把一股祸水引入境内,这帮人当真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。

      郭正毅固然够狠,毕竟还遵循着江湖道义,做事的出发点是利益。对红高这样的组织来说,没有任何道义可言,杀人不需要理由,干多了损人不利己的事情。

      就比如红高前领导人波尔布特,当年被赶下台后,带着残兵败卒躲在小乡村里,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??梢簿驮谡庵智榭鱿?,波尔布特还不忘搞清洗,枪毙了追随自己多年的亲密战友,还让卡车在战友尸体上来回碾压。

      可以想见,这样一个组织的下场只有灭亡,但在灭亡之前必定会非常疯狂。

      被紫绫这样一说,司鸿初也没什么性致了,两个人结过账之后离开了饭店。

      紫绫一直低着头,心情相当不好。

      就在这个时候,一辆保时捷停在两个人身边。

      刚刚下了一场雨,地上有很多积水,保时捷的司机根本不在意,结果积水扬起泼在司鸿初和紫绫的身上。

      紫绫登时吼道:“你怎么开车的!”

      保时捷司机根本不以为自己错了,骂了一声:“艹!活特么该!”随后踩动油门,把车子“轰”的一声飚出去。

      “混蛋,你给我回来!”紫绫实在被气坏了,一踮脚扑向了保时捷。

      只可惜,她的手刚来得及摸到车门,司机猛地踩了几脚油门,又一打方向盘。

      保时捷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,掉头向另一条岔路开去,把紫绫的身子甩出很远。

      紫绫卒不及防,狠狠地摔在了地上,膝盖在路面上蹭出了两片猩红的血迹。

      火辣辣的疼痛传来,紫绫忍不住“啊”的一声娇呼。

      平常见多了牛

      逼哄哄的豪车,可这一辆豪车谈不上牛

      逼,而是缺德。司鸿初想好好教训一下那个司机,飞快向保时捷追去。

      但是,尽管司鸿初体能超强,却毕竟拼不过保时捷强悍的引擎。

      看着车子远离越远,司鸿初只能放弃了,转回身去找紫绫。

      就在这个时候,紫绫迎面传来了嬉笑的声音,是几个小青年走了过来。

      其中一个看见紫绫,先是一愣,旋即两眼色眯眯的,打了一个呼哨。

      其他几个小青年带着满面淫

      笑,迅速围了过来。

      一个小青年的目光在紫绫身上扫来扫去,轻佻地问道:“哎哟,妹纸,是不是迷路了?”

      紫绫摔得很重,如果放在平常,就凭这几个小青年一脸猥琐的笑容,早就上去教训一顿了。

      但是,她现在只要一动,浑身都痛,只能不加理会,一瘸一拐的向旁边走去。

      也正因为紫绫摔得很重,丝袜被刮开了好几个口子,远远看去充满了野性的诱惑。

      这种造型只有在爱情动作片中才能见到,几个小青年的眼睛马上就直了,随后互相对视一眼,又迅速的冲上来,把紫绫给围在了中间。

      为首的小青年笑嘻嘻的道:“美女,别跑啊,我们又不是坏人。你迷路了没关系,我家大得很,借给你半张床吧!”

      另一个小青年也跟着说道:“是啊,是??!我家也大得很!”

      最快更新
  • 省交通控股集团再调度推进高速公路前期工作 2018-12-04